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陕西被拐婴儿买主花7万买婴警方解救遭遇拦

发布时间:2019-06-08 20:06:04
小儿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儿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儿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一位民警将专案组捐助的钱送到男婴父亲来国峰手里。

自从弟弟回来后,姐姐就一直趴在旁边,时不时凑上去亲吻。

8月3日晚,河南滑县嫌犯王某在家被警方控制。 警方供图

妈妈董某将一双儿女搂在怀中。二十天后,被拐男婴回到家人身边。按当地风俗,二十天正好是孩子满月的日子。

昨日中午,陕西富平县公安局专案组民警把被拐男婴送到了妇幼保健医院病房,孩子回到了亲生父母的怀抱。据富平县公安局提供的DNA鉴定书显示,被拐婴儿确为来国峰夫妇之子。

孩子家长激动流泪

昨日中午11时30分许,在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门口,一辆灰色私家车驶入医院,下来几名警察,其中一女民警手中抱着一个婴儿。

这个婴儿是前日刚被富平县公安局专案组从河南安阳解救的被拐男婴,围观群众看到孩子时,有人喊:“终于回来了!”大家鼓起了掌。

通往二楼病房的路被围得水泄不通。女民警把男婴放在一号病房一号床上,孩子的家人激动得流出眼泪。

在此之前的7月16日,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来国峰的妻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过程中,该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放弃对婴儿治疗并交由自己处理。张淑侠涉嫌于7月17日凌晨以2.16万元将这名男婴卖掉。

7月20日家长报案后,富平县公安局随即全力调查。目前张淑侠与山西贩婴团伙等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8月4日,富平县通报称,专案组已于当日凌晨3点成功解救被拐新生儿,另3名犯罪嫌疑人被控制,被拐婴儿被送返富平后进行了DNA亲子鉴定。

目前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王莉和另两名副院长已被免职。

此前只有父亲见过孩子

据孩子父亲来国峰介绍,孩子7月16日出生后,他只见过孩子一眼,而其他家人从来没见过孩子。20天后,他们第一次见到孩子。

民警离开时,来国峰激动地跪在医院门口。

据富平县公安局人士介绍,男婴在8月4日中午1点30分回到富平,随后对男婴抽血进行DNA鉴定。大约在昨日11点左右接到鉴定通知,确认男婴为来国峰夫妇之子后,就将孩子送了过来,“鉴定法律文书要过几个小时才能送到。”

昨日下午4点,公安局出示了男婴的DNA鉴定书,上面写道,被鉴定男婴的DNA和来国峰夫妇DNA的生物学重合度在99.9999%。

富平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称,DNA测试结果显示这名婴儿确定为来国峰之子。警方同时为孩子做了相关检查,一切健康。杨建龙说:“这个娃乖得很,从我们见到他,到回来就没哭过。”

母亲想给孩子全面体检

昨日孩子母亲董某表示,她希望给孩子做一个全面体检,“证明孩子真的不是梅毒、乙肝携带者,也还给我一个清白。”

昨日中午,孩子的爷爷和父亲到富平县公安局送锦旗。来国峰说,“我感谢警察把我娃找回来,我觉得自己不配做一名父亲,听别人几句话就把我娃放弃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把娃抚养成人。”

在公安局办公室,55岁的来天祥掏出两张皱巴巴的格子纸念道:“我感谢警察把我娃找回来,我想对我的孙子说几句话,爷爷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听信了他人的谎言,进了他人的圈套,让我的孙子受尽委屈和磨难,对不起你啊。”据他说,前天,这封信他写了一晚上,改了很多遍。

昨日,他们接到公安局转来的消息,孩子要被送来,他和儿子还专门买了剃须刀,理了胡须。

■ 追踪

当地又添几起相似报案

昨日有媒体报道,被拐男婴家属称目前有50多相似经历的家庭在派出所排队报案。

昨日,富平县公安局专案组杨建龙说,截至前日,公安局接到的报案数量是7起,但昨日又有几起报案,但绝对没有50多户。

“有一些家属过来咨询,没有报案。”

杨建龙说,目前只有来国峰家的案子是立案的。其他几起目前警方正在核查中。

他解释,很多百姓看到,有类似遭遇的都过来报案,“但有多少构成刑事案件,要区分刑事案件和处理病死婴儿的案例,这要按事实说话。”

杨建龙称,专案组肯定会认真接待反映情况的百姓,也会认真核查。

但他也表示,一系列报警之所以侦查难度较大,主要是由于所涉及的嫌疑人均使用“绰号”,短时间内,嫌疑人难以确定。

“我们会对案件深挖,一查到底,件件有回音”

■ 讲述

一村妇两次分娩被“要求处理”

富平龙村村民樊宁宁有两次早产经历。

2008年,她的女儿在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出世。孩子生下来时,她听到哭声。而医生很快说,孩子活不了,哭声太小。孩子被处理了。

2009年,她又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男婴。孩子只有34周,早产,只有2斤8两。“接生医生说,内脏可能有毛病,建议我处理掉。”

她说,当时医务人员未做检查,也没签字,只强调孩子养不活。她给了护士50元钱,护士说会把孩子交给一老头处理。

第三次还是早产,但樊宁宁选择了陕西省妇幼保健医院。

樊宁宁说,护士抱着孩子给她看了一眼后,孩子被送进了保温箱。“婴儿在保温箱放了16天,可以喝45毫升奶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她说,他们每天都会抱着孩子给她看一下然后抱走。孩子出状况,都需要家属签字。

昨日,樊宁宁称,她打算第二天就去报案。

婴儿跨省倒手3次被卖6万

2.16万、5万、6万元,男婴被多次倒手,从陕西带到山西,最后到了河南安阳买主的家中。警方为解救婴儿辗转多次,陕西富平县公安局专案组昨日向新京报回顾全程,揭秘贩婴链条。

1 陕西省富平县

张淑侠:化验单引贩婴想法

富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杨建龙是这次前往河南专案组的负责人。

昨日,杨建龙称,7月20日,富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接到报案后进行初步审查,并调取医院监控录像。在这期间,他们找到张淑侠,发现其证言与监控录像不一样。

张淑侠交代称,孩子是被一个老头抱走的,而警方调查监控录像并没有发现老头,而是发现张淑侠抱着孩子离开医院。

“因此怀疑度提升。”杨建龙说,7月25日,警方立案侦查,张交代孩子被她卖到了山西。

杨建龙称,张淑侠交代,在来国峰的妻子董某的化验结果出来时,她看到化验单子上写着梅毒(弱阳性)和乙肝。当时她就有了作案想法。警方确认,那个化验单是专门用机器打出来,无法人工修改。但家属后期在富平县医院检查结果却没有感染。

杨建龙称,张淑侠确实修改了住院病历,并违规将孩子抱走。经过审讯,目前暂时没有证据证明医院的其他医生和护士与此案有关。案发时,张淑侠一个人在家,其丈夫和儿子都没有在家。这也得到了潘某和崔某两个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杨建龙介绍,公安局随后成立专案组。“犯罪嫌疑人身份特殊,是个医院产科医生将孩子卖掉,从来没有听说过。”当时警方并不知道孩子被卖到哪里,是否是贩婴成熟团伙在操作此事。

2 山西省运城市

人贩子与张淑侠多年联系

据富平县警方介绍,该案背后是一个长期贩婴的犯罪团伙,山西籍女主犯潘某曾因贩卖儿童被判刑5年,但由于身患严重疾病无法收监,此次在刑期内作案。

警方称,潘某经常在审问中身体就出现问题,“不得不先给她挂着吊针,等稍好后再进行笔录”。专案组找到潘某时,她正在山西运城中心医院的病房,正在抢救。“她有很多病,有高血压、心脏病,小腿不好。”

杨建龙介绍,潘某是一个农民,其儿子在家里搞了一个养殖场。而潘某与张淑侠是通过看病认识的,两人相识多年。其间有过很多次联系,潘某以前曾经跟张淑侠说“如果有小孩,可以介绍。”

潘某交代,自己花2.16万,从张淑侠处购得婴儿,随后卖给了一个姓王的老头。

“寻找老王是最困难的。”潘某说丢了,没有联系方式。杨建龙说,他们用了4天时间,询问潘某的社会关系。他们怀疑孩子被贩卖到山东,于是派出小组逐县寻找未果。

一条线索显示,位于河南安阳的“老王”符合警方的各项特征。一个由14人组成的专案组出发了。杨建龙说,为了防止别人看到外地车牌生疑,他们专门把前后车牌贴上了结婚用的“百年好合”。

而在14人中,还有两名女民警,准备专门负责照顾孩子。警方在车上预备了奶瓶、奶粉、纸尿裤,还有一个保温瓶。8月2日下午,专案组到了河南滑县。

3 河南省安阳市滑县

中间人驾车赴山西买婴儿

富平县公安局专案组杨建龙说,通过一夜排查,专案组确认老王的身份,他是滑县四间房乡大吕庄村的村民。

昨日,大吕庄村村书记王会科称,大吕庄村是个大村庄,5000多人,18个小组。王某平常爱跟村里人逗乐,爱说爱笑,一直照顾生病的二哥。夏秋两季,他在村子里炸油条。王某育有一对儿女,儿子已婚。

杨建龙说,当日晚10点,他们到了王某家后将其控制。民警进屋后,并没有发现小孩。

后来,警方得知老王的背后还有一个中间人,是一名叫黄某的年轻女子。这名女子家庭并不富裕,在村子里经营一个小卖铺。

据河南安阳滑县公安局相关人士称,经突审,王某交代,他与黄某带着安阳市内黄县梁庄镇3名村民,驾车专门到山西省以5万元价格购买男婴。

专案组杨建龙说,黄某交代,从山西购买的婴儿,被她介绍给内黄县梁庄镇小后河村——其娘家亲戚朱某收养。黄某只知道孩子卖到了那个村,不知道具体住址。

据滑县警方介绍,8月4日凌晨1时,两地警方抓捕中,黄某老公持剪刀将滑县干警葛红亮的右手中指划伤。

昨日,河南省滑县干警王波称,警方一开始认为黄某老公有作案嫌疑,后排除。对于袭警事件,黄某老公已向受伤民警表示歉意,滑县公安对其行为不追究。

目前,老王和黄某已被警方带去陕西富平接受进一步审查。

4 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

买主叫两个哥哥拦截警方

两地警方赶赴内黄县梁庄镇,与梁庄派出所民警协商解救婴儿方案。杨建龙说,到村子时已是凌晨两点半。他们发现还有一户人家还亮着灯。“当时我们分析,有孩子的家庭才可能半夜亮灯喂奶。”

杨建龙说,他们上前敲门,但是无人应答,最后决定翻墙而入。他看到床上躺着两个婴儿,一个是女婴,还有一个是男婴。男婴穿着一件红色肚兜,嘴角上还有没擦干净的奶。民警看到孩子就抱起来离开。没想到,两名男子突然过来阻止。后来得知是朱某打叫来的两个哥哥。其间,他们和警方发生拉扯。

当地村干部介绍,朱某今年32岁,在家务农。朱某妻子连生3个女儿后不孕,朱某决定买个男婴“续香火”。

滑县公安局民警王波介绍,朱某得知,本村嫁到滑县的姑娘黄某路子很广,朱某找到黄某,让他帮忙“操个心”。黄某回到村便将这个信息告诉了同村的王某,王某便给山西那边打了。后来,黄某通知朱某已“物色”到一个男婴,价格是6万元,最后成交价是5.98万元。

内黄县小后河村副支书朱新昌称,朱某不知道孩子是从陕西医院偷出来的,朱某被告知,婴儿是一对夫妻卖的。朱某从亲戚处筹得几万元,加上打点关系、交通费,前后花掉7万元。据黄某交代,山西那边把孩子出手,要价5万,老王从中扣1万元,并给她一两千元。

8月4日下午1点半,专案组的汽车驶入富平县公安局的院子。

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 吴江

本版采写/新京报 李超 实习生 付宗恒 陈一 陕西富平报道

研究生姐姐守着白血病弟 54万善款助姐弟骨髓移植
本月起养老金将发放至社保卡内 可在ATM机领取
刘恺威曝孕中杨幂1天吃4顿:她现在充满母性光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