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终碑之界 第一一五章、四叔的警告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3:09

终碑之界 第一一五章、四叔的警告

吃过了午饭,天行告别了朋友、厨子和门卫,先回城里的总部安排了一番,然后便向屠夫镇出发了。

天行打听了一下从本镇到屠夫镇屠猪县杀猪村只有长途,没有火车。这让天行坐火车的梦想再次破灭了。他只好来到本镇那艰苦朴素的长途汽车站,找到直达杀猪村的客车坐了上去。

天行也不用买票,不用检票。这座城镇他做主。谁都认识他,大部分人都尊敬他。他身上也基本不带钱,要吃有食堂,要睡有公寓,要穿有抄家时抄出的衣服。因为天行不用钱,所以他不带钱。但这次出行,众工友还是从集体资产里抽出一万现金让他带着。毕竟他乡不比故土,还是要多带一些以防急用。

天行独自坐在车里。还没有到开车的时候,本来乘客是不许上车的,但司机为他开了特例。无聊的等待,天行趴在前面座位的靠背上睡了起来。

天行做了一个梦。

他梦中干瘦的四叔,在天行面前蹦来蹦去,嘴里哼着奇怪的歌谣。两眼青光直冒。

四叔蹦蹦哒哒折腾了一会,好像觉得身体不适,他俯下身子吐了起来。吐啊吐的,吐出了蛇,吐出了蝎子,最后还吐出了一个死尸。难得四叔那么干瘦的身子竟然能吐出一个体型和他差不多的死尸。天行不由得有些佩服四叔。四叔吐出死尸之后,身体明显好了许多,眼中的青光也不见了。

他站直了身子,直愣愣的看着天行道:“你快走,快离开。有人要杀你,你斗不过他的。快离开,那人就是……”

“是谁是谁,你快説……”天行正听到紧要关头,却被耳边的发问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问话的人。

这人年纪轻轻,看上去比天行的年龄还xiǎo。长得还算清秀,他正笑呵呵的看着天行,见天行看向他,他的表情瞬间转为焦急,两眼迫切的看着天行道:“是谁是谁,你快説……”説完,那人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仿佛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天行摇了摇头,令头脑清醒了些。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前的年轻人竟是通彻一重境的人物,仿佛走进了他的梦中似地,竟然打断了他四叔那极其重要的话。他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心平气和的道:“你是谁?你在嘲笑我吗?”

那人听了天行的问话,表情突然变得肃穆起来,他正了正身形,正色道:“对不起,天先生,我打扰了你。我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关于我是谁,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谁都杀,我也没杀过猪。”

“那你是要杀我吗?”

“我绝对不会杀你,你记不得我很正常,因为我变了摸样。但我却是记得你的,你很勇敢也很无辜。”

天行盯着那人的脸仔细看了一阵,实在是不记得见过这个人。他在这座城镇里名气很大,别人记得他,他不记得别人也算不得奇事。但天行心里仍然有些不舒服,刚才这个人打断他的梦,以及让人有被嘲笑的感觉的笑声让天行实在有些难以释怀。“你虽然道过谦了,但我还是觉得你有些令人厌恶。”

那人听罢diǎn了diǎn头:“这我可以理解,我刚才真的有些过分了,我再次向你道歉,我本以为那样会显得平易近人,但没想到却惹恼了你,真的很抱歉。”

天行见他满面诚恳的样子,心里也舒服了许多,便对那人道:“我原谅你了。”説罢抬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以示安慰与友好。

那人也好像高兴了起来,他微笑着伸出了右手,“握个手吧!”天行伸出右手,两只不相称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天行的手布满老茧,粗糙而有力,而那个人的手白白嫩嫩的却也很有力。

天行握着那人的手感到掌心传来丝丝凉意,于是便用左手拍了拍二人握在一起的手道:“天虽然还不算冷,但也要多穿衣服,注意保暖,预防感冒。”

那人听了,哈哈笑了起来:“你还真又幽默感,我们算是朋友了,今天我还有别的事,要先走,以后定有相见之时,望你多多保重。另外,你不必担心,有人杀你,因为有人会出来帮助你的!”説完,他化为一道白光,飞出车子,消失不见了。

天行轻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车内。这一看,令他不由一阵疑惑。

只见车内的人都在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天行不明所以,但也有些不忿。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用眼光扫视了一番众人。

在这群人中,有三个人令他印象深刻。

一个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面露友好的微笑,静静地看着天行,眼神如天行xiǎo时候捡到的骨头架子狗一般晶莹剔透,充满质感。

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长得老实厚重,给人感觉他仿佛有些底子、有些实力。

一个是一个十岁的女孩子,长的清新丽人,秀丽的脸庞上毫无瑕疵,圆圆的大眼睛闪着灵动的光芒,及肩的短发让她显得活泼可爱。她上身穿一件毛茸茸的白色毛衣,让她显得那样神圣与纯洁。

天行真想走上前去抱一抱她

,当然他只是想了想,并没有付诸行动。

看着众人惊奇的目光,天行忍不住问道:“你们在看什么?”

众人纷纷收回目光,坐正身子,继续做他们该做的事情。

只有那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有动,他依旧静静地看着天行:“你刚才离去的那位朋友,他们没有看见。”

天行恍然大悟,刚才的那位朋友不是普通人看得见的,难怪他们会惊奇。但是听年轻人的话,年轻人好像能够看见哪位朋友。“你看见他了吗?”

“我不仅看见他了,而且还知道他是谁。”

话音刚落,车内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那位年轻人,仿佛看着一个精神病人。

天行对众人异样的反应毫不顾忌,他追问道:“他是谁?”

年轻人还是很注意个人形象的,他道:“此地不是説话之所,将来若有相见之时,定然相告。”

説罢,那人转头看向车外,沉默不语。

天行知道不可强求,也转过头去看那一排排疾驰而过的白杨树了。

车内众人等了一会,见故事没有继续,便纷纷做他们自己的事去了。

天行看了会风景,实在有些枯燥乏味,就将目光又投向了车内众人。他对风景这类怡情的东西实在不是很能欣赏得了,而且他自幼在山中长大,风景见得多了。窗外的树木、山丘实在引不起他的兴趣。倒不如看看车内这群素未蒙面的人们群众。“树是杀不死人的,而人却可以。”天行很满意自己这精辟的思想总结,以致于他禁不住diǎn了diǎn头。

通过观察与倾听,天行了解到除了那个奇怪的年轻人和那个三十多岁的青壮年之外,车里其余的人都是镇里一所学校里放春假回家的学生。

学生共有八个,三女五男,车子左边三个,右边五个。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坐在左侧名叫英娥。她的边上坐着一个女孩子名叫月兰。两人身后,枯干瘦弱,一直看着窗外的男孩子不知是谁,天行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瘦子。

另一边坐在首排的是一对男女,男的略有些发胖,名叫李元。与他同坐的那位像是他女友的名叫玉珠的女孩子亲切的称呼他为元元,而她身后坐着的张万吉和刘服维则称呼他为李胖元。第三排坐着一个穿着华丽衣服,沉默不语公子哥,看去倒也有些富贵的气息。

此刻英娥正和月兰绘声绘色的聊着天:“有一次,我正在收麦子,没想到一只野猪突然从麦地里冲了冲出来。它张着血盆大口,瞪着血红的色的眼睛,鼻子直喘粗气。xiǎo样,看来它是饿傻了,竟然想要吃我。我可是好多天也没吃肉了。今天,一只香喷喷的野猪送到面前,我自然是绝对不会放过。我右手抄起割麦子的镰刀,就向野猪奔了过去,。野猪毫不示弱,嗯嗯的傻叫着就向我冲了过来。”

英娥站了起来,做了个挥刀的动作,道:“不待他咬到我,我就一镰刀向它挥去。这野猪倒挺灵活,它向旁一跃,就躲开了。我向前跃出一步,镰刀从下往上向它撩去。”英娥一边讲一边比划,挥劈撩剁,踹踢闪跳。

最后,英娥当然是胜利了。只见她无限怀念的道:“那香喷喷的野猪我们家足足吃了五天才吃完。好香的野猪肉啊!”

天行没有吃过野猪肉,但他在城里吃过猪肉,味道并不是非常香,只不知这野猪肉比猪肉有什么不同。但英娥既然依然对野猪肉有了好香的评价,天行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抓一只野猪来好好吃一顿。

“但不知这野猪肉是抄了好吃还是炖了好吃呢?”天行问英娥道。英娥循声望去,见是天行,她郑重地説道:“烤了好吃。”。

説完,英娥沉默了一会,像是在犹豫思考。终于她又道:“你能看见鬼吗?”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鬼,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能看到鬼?”

“那你刚才真的是在和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家伙聊天吗?”

“对啊。那家伙人品还不错,你没有看见过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吗?”天行反问道。

“我当然没看见过,他们长得什么样子?”

“跟我们是一样的。”

“那现在我们周围还有那种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吗?”

“你数一下车里有多少人?”

英娥伸出手指:“一、二、三……十一。一共十一个。不算司机。”

天行用眼扫了扫车内,diǎn了diǎn头道:“我看到的也是十一个。你们看不见而我能看得见的东西应该不在我们周围。”

英娥diǎndiǎn头放心的坐回座上,继续和月兰聊天去了。

天行的心中突然涌出一个想法:你们看不见二我又看不见的东西谁知道在不在我们周围呢?

珠海白癜风医院
内蒙古治疗妇科费用
庆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珠海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