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传销组织匿藏城中村10平米酸臭出租屋睡7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4:38

传销组织匿藏城中村 10平米酸臭出租屋睡7个亾

图①图③为警方抓捕传销人员现场。图②为警方在抓捕中路遇漏的传销人员(左)。

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内,7个人席地而睡,里头潮湿闷热味道刺鼻呛人,这里是一个传销窝点。8月20日凌晨4时,天津市公安局宝坻分局打传销集中统一行动打响,《法制》随警作战。

自今年全国“打传销反欺诈促和谐”执法行动以来,宝坻分局共组织集中统一行动5次,出动警力360人次,分局立案17起,抓获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逃犯3名,刑事处理16人,捣毁窝点45个,解救被传销人员96人,劝返传销人员1900余人次,查获非法传销资料350余册。

凌晨4时10分,四周黑漆漆一片,随民警拐进仅容得下一个人通过的巷道。没走多远,已来此摸排过多次的民警开始拍一家小平房的门。“开门,我们是警察。”里头没有反应。只见两位民警迅速搭起人梯,在上头的民警扒住平房边上的小窗户,拿起手电筒,一边用光晃里头,一边喊开门。

门开后,民警们冲了进去。跟进看到,平房左右两侧为住房,中间一间是餐厅。一走进屋里,一股呛人的酸臭味,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居然睡着7个人。

“这就是我们今晚要端掉的一个窝点。”宝坻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赵春得告诉,与此同时,还有7路的行动同时进行。[1][2][3]下一页这里的传销人员年龄都不大。询问其中一位姓李的传销人员,他答道:“我1990年出生,江西一所大学物流专业毕业。一个友跟我说他哥哥在天津宝坻搞物流,可以介绍我来这边工作,我就过来了。呆了几天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传销。”

“发现被骗后,为什么不跑呢?”追问。“来了后,钱、都会被没收,身份证也被扣了,想走,会有人专门盯着你的。”小李说。

4时30分,跟随民警来到驻防营村头,泥路坑坑洼洼。“这里是老城区,正在拆迁改造中,房租便宜,城乡接合部、城中村、出租屋密集区域是传销多发、易发区。”宝坻分局经侦支队教导员熊孟红介绍说。

据了解,在“打传销反欺诈促和谐”执法专项行动开始之前,宝坻分局就开始了对传销人员的摸排工作。先后五次对海滨、钰华、宝平等辖区传销人员住宿集聚区、授课点进行了集中清理,予以取缔。7月中旬以后,每天有3个派出所负责重点地区的日常清理工作,全力挤压传销生存空间。

4时50分,在一个十字路口,赵春得发现路边有一男子,手中拎着个袋子,看见警车扭头就跑,形迹十分可疑,随即下车盘问。

赵春得打开袋子一看,里头有七八个,便问从那里来的?该男子称路上捡的。“你住那里?”“没地方住,大街上随便逛逛。”经询问,发现该男子是今晚行动中的漏之鱼。

“这段时间以来,经常有传销窝点被取缔,现在,传销人员都会派人在派出所门口蹲守,如果公安机关有行动,他们就马上通知同伙。同时,他们往往保管着同屋人的,防止发现上当受骗的传销人员向公安机关报案,这也增加了警方打击传销犯罪的难度。”赵春得介绍说。

“他是我以前在砂石场工作时的朋友,前段时间让我来宝坻玩。”21岁的小王刚到宝坻就被骗进了传销魔窟。而他的朋友小林,今年才20岁,师范专科毕业后,因为嫌砂石场开挖机工作太辛苦,所以当一个朋友说宝坻这边有好工作时,他毫不犹豫就过来了。前一页[1][2][3]下一页“朋友把我带到这里,跟我要了3000元钱就不见了。”小林回忆说。小林所在的窝点有11名传销人员,平时由寝室长管吃住;一天两顿,晚上那顿就是稀饭。注意到,不少传销人员都黑瘦黑瘦的,胳膊和腿上都长满了疥疮。

“大学毕业还没走上社会,就进入了传销魔窟,特别让人心痛。”赵春得介绍说,6月份以来,大中院校毕业生大多是被朋友以介绍工作、安排暑期实习为名骗来误入传销组织的。经过多次打击,现在传销组织化整为零,以小宿舍形式存在,一般10个人左右,寝室长负组织领导作用。

据介绍,此次行动中,捣毁的6个窝点都是打着“蝶贝蕾”化妆品公司名号,以买根本不存在的产品、通过拉人头形式发展下线的传销组织。参与人员年龄结构偏小,多为“90后”,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在校生占多数。

此次行动宝坻警方一举捣毁传销窝点8个,查缴了一批传销资料,成功解救误入传销人员14人遣返传销人员50人。-文/图本报袁定波

原标题[传销组织匿藏城中村10平米酸臭出租屋睡7个人]

原标题:传销组织匿藏城中村10平米酸臭出租屋睡7个亾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3]

想做网络营销新闻,怎么找新闻热点呢?
微信卖东西怎么加人
小程序手机接收客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